经典回顾——一段相声何足道哉:《特大新闻》

2019-01-11 作者:admin   |   浏览(186)

  三十年前的今天,央视元旦晚会播出了一段相声,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以及激烈的讨论。

  这就是创作于1988年的相声《特大新闻》。作品围绕着“改农贸市场”这一小道消息展开。在一个虚拟得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喜剧环境下,借一个青年之口,开出一个天大的玩笑,将改革开放初期的各种社会问题一股脑儿地呈现了出来。

  “革命历史博物馆改新潮家具展销了,大衣柜、三屉桌、五斗橱,掏钱就让你拉走。”

  “哦,全明白了,中国很伟大,活鸡、活鱼、海螃蟹,不错不错,知道了,商品经济。还挺便宜的,知道了,初级阶段。”

  “他一看就清楚了,这样中国哪像欠债不还的主儿啊,一上大会堂,刚迈台阶就从兜里往出掏钱……投资啊,贷款啊,这就叫改善投资环境嘛。”

  如此大胆的设想,一个接一个的包袱儿,妙语连珠。就像是将时代的众生相放到了一组哈哈镜前,让人看了既熟悉又好笑,过目难忘。

  生活在时代之中,人们常常对所经历的事情感到理所当然,而艺术家们却能够敏锐地发现那些具体而微小的社会趋势,找到时代关注的焦点,从而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毫无疑问,《特大新闻》正是在对社会心态准确把握的基础上加以艺术夸张而产生的作品,它的两位创作者——姜昆和梁左,恰恰就具有这种时代的敏锐性。这种创作风格也在他们的众多合作作品中得以一脉相承。

  姜老师曾经在《爱生活的梁左》一文中讲述他与梁左老师在八八年底创作《特大新闻》这段相声时的故事。

  1985年,我参加了全国自学视听高考的考试,其中让我写公文格式的文章的时候,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我戏谑地写了这样一篇文章。

  遵照上级进一步搞好改革开放的重要指示精神,经北京市经济开发委员会讨论决定,自即日起开放长安街以东地区,为自由贸易早市地段。

  他对题材、对喜剧的因素有一种本能的敏感,他一口一口地抽着烟说:“姜昆,你说你要上电大教室去,把这考试稿子夹在自行车后架子上,然后你在东四牌楼那儿走。车一颠,一阵风给你吹走了,你哪知道,碰上个正要做买卖下海的人,嘿!他给捡着了。他一看,二话没说把你这稿子拿回家去,七大姑八大姨地那么一通儿宣传,了不得了,长安街堵塞,自由市场摆上,那地方宽敞呀!一传十十传百,先是近郊区的,接着就是远郊县的,然后警察就查谁造谣惑众,发动群众,层层深入,一对笔迹是姜昆的,然后设立专案组,采取背对背的方式挖深搞透,你这说唱团长所有演出的账目翻个底儿朝天,和海外的关系全部监听,所有和你谈过话的,找你签过字的女孩一个一个地审查,打听,追究你组织群众在长安街上搞自由市场的动机......”

  他的一通儿发挥,乐得我前仰后合,他也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八八年底,我们共同创作《特大新闻》,这就是原始构思。

  如今再来回顾这段相声,我们不得不感慨:《特大新闻》是一个具有社会预见性的作品。它如此敏锐、准确地把握住了当时的社会心态,并用相声特有的艺术手段加以夸张,从而成为了不可多得的成功的相声作品。但是在当时,也有许多人认为这段相声是

  《中国电视报》刊登读者来信:看了这段相声之后使我们十分“气愤”,“这简直是给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抹黑”!

  连历史博物馆的负责人都找我评理:“你讽刺我们,我们找谁说理去?广场上的公共收费厕所6角钱一个人,我们这儿门票规定4角不许涨价,又能上厕所,又能喝白开水,还能看展览。我们的取暖费从哪儿来?我们的折旧费从哪儿来?有时连换管灯的钱都没有,你光会讽刺,上嘴皮儿一碰下嘴皮儿,我们实际困难怎么解决?”

  《北京晚报》发表署名文章:在元旦晚会上听了姜昆、唐杰忠的一通“神侃”,联想到北京火车站广场应该增设些服务摊点,以方便候车旅客。

  1992年7月时,文化部所属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虎口遐想——姜昆梁左相声集》,全文照收了《特大新闻》,并恢复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被删节的部分。王蒙先生在序言中用较长篇幅谈到这段相声,结论是——“……如果说这个段子多少反映了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思想的活跃、躁动与混乱,反映了一种兴奋而又惶惑不安的失了法度的心理,恐怕亦不能算牵强吧?这么说这段相声还相当超前地敏锐,相当有深度呢。”

  其实,这个段子充其量也只是反映了在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人们的某些社会心态,其中提到的一些社会问题也是当今中国从上到下公认存在的,只是各自都有一套自己认为最理想的解决办法而已。这段在1989年元旦播出的相声和当年中国发生的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国际大气候,国内小气候,一段相声何足道哉!